疯狂德州能不能赢钱

這年頭租房路一波三折 昔日好姐妹反目成仇

從來沒想過做房東會如此過癮。想來租房的人在看房子的同時,其實自己心里也在盤算著是不是可以和他或她同住,其實男女生都無所謂,現在和我住的雖然是個大學剛畢業的女生,但之前我已經有三次把房子和三個男生一起分享。他們一個是大三學生,一個是攝影愛好者,最后一個是銀行職員(他后來成了我的男朋友)。

當然,長得俊俏的優先考慮,因為住在同一個屋檐,總是要考慮房間里走動的視覺效果嘛。和男友的的關系是由當初的室友變成現在的情侶,想起這段姻緣是因為自己做了房東的功勞,就常常捂嘴偷笑。

因為是在外企工作,所以接觸的老外也特別多,有一次誤打誤撞租給了一個英國人。剛好她搬進來那天是周五,周末我和朋友去了同安玩,當我回來踏進房子時我簡直驚訝得合不攏嘴。這是我的房子嗎?原先空蕩蕩的客廳儼然成了藝術展廳,到處都有五彩的鮮花擺設;白花花的墻壁上貼了很多看不懂的壁畫裝飾;原先沒有窗簾的窗戶也掛上了印有卡通圖案的棉布……乍看上去,這個英國人似乎對房子動了一番大手腳,可實際上,她只是在細節上進行了小小的裝飾。知道我回來后,像孩子似的托著下巴蹲在那等著我評價,直到我舉起了大拇指,她才放心的笑了。經過這次之后,才發現我很慶幸找了這么一個有情調的房客,讓自己的生活也多了很多的新鮮感。

其實作為房東,我認為還是要包容的心。因為現在的房客基本都是年輕人,他們也會有自己生活的一套習慣,所以我會尊重他們,盡量不干預他們的生活喜好,而且在其他費用方面也不會太計較。由于我性格開朗,幾乎和每個室友都成了好朋友,現在我們如果有事要幫忙的話,只要call以前一起住過的室友,他們會很爽快地馬上答應。

和男友的“同居者”成為密友

自訴人:小張

畢業后,我住在親戚家,男友杰本來住在朋友家,后來他的朋友要把房子賣了離開廈門,他只得重新找房子。喜歡干凈的杰說要和女孩子合租,得知他的想法后我很生氣,認為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總是不安全,而他覺得我們只要堅定對彼此的感情,外界的因素影響不了我們的感情。為此事爭吵三番兩次,眼看搬家期限一天天逼進,杰在我的壓力下也看過同性合租者的房子,可不是地點不好,就是房子不合適。搬家期限的最后一天決定租在演武小學附近的兩室一廳,不過已經有一個女房客。

我很不甘愿,但一時又沒有辦法,第一次見到即將和杰同住的女房客。“還好她沒比我漂亮”,我心里稍微放心了一點。交談中得知,原來她也有男朋友,不過男朋友在廈大漳州校區當輔導員。我不懷好意地問“你男朋友放心你和男生同住嗎?”她說:“我男朋友說只要合租人不錯,就沒有問題。”聽她這么說,我知道多說無益。

剛開始,我經常時不時地到杰的房間突擊“檢查”,不過每次都沒有異樣,也不知道自己是高興還是失望。女房客是小學老師,很文靜,平時不是家訪就是呆在房間里備課、改考卷。

周末的時候我們兩對情侶會一起做飯或者一起出去摘草莓、騎自行車。如果男朋友沒空陪我,我會約她一起逛街,看片。真沒想到我從最早的不信任到把她當成好朋友,還一起和房東“侃價”,伸張房客的權利。兩對在異鄉的情侶,因為有了這個“家”而變得親近了許多。

租房路漫漫

自述人:小陳

是我太挑剔了嗎?到現在還找不到稱心如意的房子。

剛來廈門時住在后埔的單間,房租才200元,可每次在報上看到“昨日警察在后埔抓到一群盜竊團伙”之類的新聞我就心驚膽戰,懷疑鄰居是不是也是個吸毒分子或是殺人犯。

后埔不能再住下去了,我在仙閣里找到了一套1房1廳,租金比原來貴350元。無奈那房子在一樓,房間緊鄰樓梯,那棟樓的人又習慣晚歸,于是每次我剛剛入夢就會被“咚咚”的腳步聲吵醒,幾個星期下來,我都成失眠了。

只好又搬家,這回租的是西林一套二樓的房子,我特地留心了樓梯問題,卻沒料到,擾我清夢的是路燈。原來我的房間窗外正對著一盞明晃晃的路燈,我用了兩道窗簾也掩蓋不了它的光芒。沒辦法,還得搬,誰叫我對睡眠環境講究呢?

下狠心租了一套帶電梯的高層,15樓,不論是腳步聲還是路燈通通奈何不了我了,只是租金飆升到了1100元,當然得找人合租了。上網發貼,很快找到個女孩,誰曾料那女孩無比懶,一天到晚吃過的飯盒、穿過的衣服,甚至用過的衛生巾亂扔,光是她自個兒房間臟亂倒也罷了,當有一天那女孩把換下的內衣丟在客廳沙發上時,我終于忍無可忍,一氣之下退租了。唉,租房路漫漫,哪天有錢自己買套房子就好了。

昔日室友反目成仇

在大學里住同一寢室的周嬋和王小佳,感情一直都很不錯。可是因為租房一事,這一對好朋友卻徹底決裂了。

去年五、六月的時候,快畢業的周嬋找王小佳合租。不久她們就找到一套心動的房子:兩室一廳,惟一的遺憾是陽臺在其中一間房里面,要晾衣服的話要必須經過那間房間。周嬋忽略了這點不足,說服王小佳:“你住有陽臺的吧,我們這么熟,不會不方便的。”幾天后她們交了半年的房租安頓下來。

可剛搬進來不久,就碰到麻煩:王小佳每天晚上都帶男朋友回來過夜,周嬋又習慣晚上洗衣服,所以總是要經過他們的房間,每次開門周嬋總是覺得很尷尬,她怕小佳不高興又不好意思說。

然后讓周嬋無法習慣最終忍無可忍的事情還是接踵而來。周嬋有潔癖,王小佳卻是個隨意的女孩子,一來二去,兩人間漸漸有了裂痕。

終于有一天晚上,王小佳對周嬋說:“對了,我過兩天就要搬走了。”周嬋很愕然。王小佳解釋說:“我男朋友家里買了房子,想讓我過去一起住,我會找人來續約的。”周嬋明知道是借口也只好無奈面對現實了:“好,最好是找我們自己的同學吧。”

第二天晚上,王小佳敲開周嬋的門:“我問過了,同學們都找好房子了。我男朋友的一個同事剛好急著找房子,愿意搬過來,他很老實的,這個你不用擔心。”好脾氣的周嬋聽了幾乎跳起來:“男生怎么行,多不方便呀!”“那沒辦法,我已經答應人家了。”周嬋終于明白,原來王小佳先斬后奏,一切的事情她早就安排好了,后來周嬋索性自己找人合租。她說:“租房也要挑好相處的室友,否則吃虧的還是自己。”

房客VS房東

好房客差房客

記者做了一個微型調查,發現在房東心目中,租客好壞的評判標準依次是:按時交租金、退租時不欠費、愛惜房子、講究衛生、注意公德等。

首先是租金能否按時收取。在一家私營企業當老板的王先生一提此事就大吐苦水,原來他由于工作原因經常不在廈門,租客便鉆了這個空子,“我在松柏小區那套房子出租已有8年了,前前后后租客不下30個,能按約定在每季度初將租金打進我的卡里的只有20%,大部分都要我登門催討,有時我人不在廈門,租客也樂得假裝忘記!”

有些租客動輒不辭而別,預留的押金不足,房東只好“擦屁股”,把欠下的水電費、電話費、煤氣費一一繳清,這樣的租客也讓房東有“虧了”的感覺。更有缺德租客,搬走前還要順手牽羊,或是故意毀壞家具,房東當然也很不爽。

還有的租客喜歡晚歸,而且不注意影響,這時樓下的業主難免找房東告狀,房東碰上這種問題也很頭痛,只能硬著頭皮登門進行調解。

好房東差房東

記者在調查中發現,相比房東對租客的諸多評判標準而言,租客對房東好壞并沒有太多要求,希望及時修繕房子電器、不要動不動漲租金這兩點是比較集中的看法。

網名“007”的租客說:“我剛住進房子沒幾天,下水道就堵了,明顯不會是我的原因,打電話叫房東來修,他說好好好,卻隔了一星期都不過來,后來我只好自己想辦法了。”

剛剛在禾祥西路找到一套房子的林小姐正覺得比較煩,原來她的租期到了,去年雙方曾說好第二年租金不變。誰曾料這一年來禾祥西路的租金大漲,房東便多次上門要求將租金上調200元,林小姐不肯,房東威脅說要解約,還三天兩頭帶人來看房子,明擺著要逼走她,“貪財、不講信用的房東很可恨!”林小姐一提起來就一肚子氣。

房子VS情感

沒房愛情不幸福?

許多業界人士認為,歸屬感是租房族普遍缺乏的,即使從長期回報率來看租房比買方劃算,但只要在經濟實力允許的條件下,大家都選擇買房。因為在中國人世俗的觀念中,“有固定住所”是衡量人生成敗的一個重要標準。

在某調查中,36%的人選擇“不愿意”與沒有房的人結婚,顯示了男人沒有房子,會很大程度影響女方的結婚決定,反映出房子還是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感情。24%的人選擇了房子比愛情重要,也說明在現在買房壓力大的狀況下,購房壓力已影響了一部分人的感情生活。

疯狂德州能不能赢钱